sunpowerstock

sunpower stock


银行市场是大型银行相互 交易并决定个人交易者在其交易平台上看到的 货币价格的市场。


  这些银行在以 信用为基础的电子经纪系统上相互进行交易。


  只有相互之间有信用 关系的银行才能参与交易。


  银行规模越大,其信用关系越多,能为客户获得的定价 也就越好。


  银行规模越小,它的信用关系越少,在定价上的优先权就越低。


  一般来说,银行充当的是交易商的角色,他们愿意以 买入/ 卖出价格买入/卖出一种货币。


  银行在 外汇市场上赚钱的一种方式是以比获得货币所支付的价格 更高的溢价换取货币。


  由于外汇市场是一个分散的市场,所以经常会看到不同银行对同一种货币的汇率略有不同。


  从技术上看,看涨/看跌吞没 形态是一种反转形态。


  这种形态要求右侧的 阳线阴线)实体完全覆盖左侧的阴线(阳线)实体。


  如果阳线被阴线/ 吞噬/,则做空 获利可能性较大;如果阴线被阳线/吞噬/,则买多获利的可能性较大。


   十字形是最重要的 蜡烛图形态之一。


  十字形是一种单一的蜡烛图形态。


  当开盘价与收盘价相同时, 就会出现 十字星形态。


  这种形态是一个强烈的反转 指标


  十字形代表了多空力量的平衡,也就是说,双方都不赢。


  仅对于十字星形态,交易者应等待下一个形态出现后再做判断。


  6月1日, 人民币对美元交投于6.37附近。


  截至北京时间16:55,美元/离岸人民币报6.3755,美元/在岸人民币报6.3759。


  市场强烈 做多人民币的情绪有所缓和。


    央行5月30日宣布将外汇存款准备金从5%上调至7%后,人民币短线走弱近200点至6.37附近,当日 人民币对美元一度飙升至6.357的近三年高位,较去年接近7.2的水平飙升超11%。


  外界普遍认为,通过这个较大比例调整的举措可以适度地抽紧市场的外汇流动性,减少金融机构手中外汇资金对市场上的供给,以改变外汇市场供求关系,从而减缓人民币 升值的压力。


    不过,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外资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和交易员认为,未来美元 指数才是关键。


  “今天中间价实际比模型预测的要弱了近16个点(人民币更弱),幅度比几周前更大,这似乎也体现了央行不希望看到羊群效应,”一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,“其实30日升准涉及的整体外汇资金约200亿美元,比起日均400亿美元的交易量仍很小,但释放了强烈的象征性意义。


  未来美元指数的走势是决定人民币的主因,需要关注这周五的非农数据是否还会‘爆冷’。


  ”  央行释放强烈信号  5月28日,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7.95,创近五年来高点。


  今年以来该指数累计升3.48%,SDR篮子指数升3.03%,BIS指数升3.57%。


  2020年上述三大指数则分别升3.77%、3.78%和2.64%,逆转了2019年的跌势。


    CFETS一篮子指数一年以来的 涨幅为6.82%,人民币对美元的一年涨幅为9.95%,可见其他货币可能升值幅度更大过人民币;但今年以来,人民币的涨势明显相对其他货币有所加速,印度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担忧也导致人民币被动升值。


  人民币对美元年初至今实则升值不到2%,但CFETS一篮子指数年初以来涨幅为3.48%。


    面对一致的做多预期,加之此前市场一度传出“央行刻意推动人民币升值以抵消输入性通胀”的揣测,导致此前市场做多情绪强烈。


  不过,央行很快就表了态。


    第一财经此前报道,央行5天两度就人民币汇率权威发声。


  例如,5月27日,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。


  会议提及,企业要聚焦主业,树立“风险 中性”理念,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“炒汇”行为,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,久赌必输;5月23日,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谈及当前汇率形势时说,目前,我国外汇市场自主平衡,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,汇率预期平稳。


    5月30日央行的举动也和上述表态一脉相承。


  “其实提升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对外汇流动性的实质冲击有限,但信号意义极强。


  此前几周,中间价就显示了类似的信号,因为人民币中间价往往都比模型预测得更弱一些,”另一名外资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,“虽然此前央行已经宣布停用 逆周期因子,但其实模型的测算显示,在宣布停用前的几个月,逆周期因子就已经淡出了。


  因此如今逆周期因子是否会重出江湖,也可能需要预判。


  ”  “揣测(可以升值来抵消输入性通胀)的前提就错了,中国和美国不同,中国不存在全面通胀,只是PPI和CPI的剪刀差扩大。


  比起大宗商品动辄超100%的涨幅,外汇的这点升值幅度根本微不足道。


  ”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记者表示。


   5年/5年远期 盈亏平衡通胀率 衡量 债券交易员对2026-2030年消费者价格指数平均年涨幅的预测。


  它 来自于广为人知的市场 通胀预期指标,盈亏平衡通胀率,后者衡量通胀保值 国债收益率与普通国债收益率之差。


  远期指标旨在过滤掉接下来几年的噪音,让这个政策成分的解读更顺畅。


  10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5月12日一度触及2.59%,为2013年以来最高水平,2020年3月还低至0.47%左右。


  周二该指标约报2.4%。


  一些投资者淡化盈亏平衡通胀率上升的意义,称需要回调,因为这些数据也反映了通胀 风险溢价


  他们认为这更多反映了价格压力路径的不确定性,而非实际通胀预期。


  

0 Comments